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

正文
非常庙艺文空间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 非常庙艺文空间:【 嫩天堂 NINTENDER】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1-09-17 ~ 2011-10-15

    地点

    VT ARTSALON 非常庙艺文空间 (台北市伊通街47号B1)

    相关连结

      展出艺术家:
      王建浩、白倩于、李亦凡、阮永汉、林晏竹、林厚成、周代焌、周韦辰、高雅婷、黄可维、黄彦颖、蒲帅成、杨红国、颜妤庭

      嫩天堂 Nintender
      一种粉嫩又白烂的Fu
      九月份,非常庙艺文空间将邀集14位台湾新生代艺术家,呈现一档以「白烂」为中心思想的展览─「嫩天堂」(Nintender)。由玩弄谐音的展题看来,这个展览大概与知名电动游戏机「任天堂」(Nintendo)有些相关,特别是,令人联想到所谓的「电玩」或者「电玩世代」这类主题。

      然而事实上不然。「嫩天堂」要谈的比较是一种感觉,一种生活态度,只是这个生活态度所对应的世代情境,的确可以借用游戏机里面一些关于破关、打怪等等常见现象,来当做所谓「我们的人生写照」之类的东西。特别是在游戏里面,最重要的就是一种「无止尽地打怪」的状态。

      在游戏机的世界里,打怪是一种必然的宿命,非得来几只怪给你打不可,不然很多游戏(与人生)是玩不下去的。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们其实也并不清楚,干麻要打怪?这种无俚头的状态,于是衍生出一种白烂的人生态度。游戏机的人生,跟好莱坞片的人生基本上是同一个意思,有坏人,有魔王,有关卡,也有破关(或者game over)的主题曲。或许,这还真是平庸人生的一种写照,上班、上课、等公车、挤捷运、排队买便当、打开电视、上电影院、上网瞎逛、参加团购、抽烟等朋友、iphone的小游戏、午餐后的昏昏欲睡、晚餐前的昏昏欲睡又或者是週六下午的闲闲没事干等等──人生只是白烂的打怪轮迴。唯有透过这种参透人生(与游戏)的态度,我们才能较为轻鬆地面对生活中日日夜夜不断出现的大小课题。而这个展览的作品,或多或少都实践了这样的态度,这是一种要够认真才能领略的的打怪秘笈。它们其实很严肃,很严肃地去做打怪这件白烂透顶的事情,并且在这过程中创造许多让自己开心的风景。

      而最重要的是,打不死那只怪,破不了那个关,也不会怎样,记得关机就好。这就是「嫩」天堂给你的一个安心保证,人生并没有什幺大不了的严重性。不管是两个模型人般相互拥抱的拳击手(林厚成《就一直拥抱下去》)、对着电视机里外星人发射无效雷射光的家伙(林彦竹《宇宙人》)、Q版的外太空舞台素描(王建浩《Space Stage》)、不知道在忙什幺的太空人队伍(黄可维《拟似风景》)、画风滑润爽口却试图暗喻某严肃问题的卡漫(周代焌《全球寂静》)又或者是惊悚地漂浮在房间里的头髮(蒲帅成《秘密平面计画》),这些作品都在在显示,在这看似没什幺大不了的世界里,艺术家却非常煞有其事地将一种软绵绵的存在感给呈现了出来。

      透过这些年轻人的风格,我们似乎可以看见当代艺术渐趋重要的的一些特质,例如说:粉嫩的语言,以及一种白烂的FU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